首页|新闻|军事|文史|政务|财经|汽车|文化|娱乐|健康|解梦|趣闻|游戏|佛学|古诗词|生活|守艺中华|国防军事|军事APP|头条APP

注册登录
当前位置:守艺中华首页 > 手艺 > 正文

苗银守艺人潘祖文:老守艺人的困境(3)

2017-12-29 16:39:43    中华网  参与评论()人

银饰打造工艺非常复杂,从银料到一只雕琢精美的银手镯,要经过铸炼、捶打、拉丝、搓丝、压花、镶嵌、洗涤等多个环节,耗费几天时间。过程中,潘祖文没有用到任何机器,全程只用到锤子、钻子来敲打形状和花纹,连他使用的一些特殊模具,也是自己亲手打造的。只有他知道自己需要什么。

潘祖文戴上眼镜,将打到半截的银线放进脚边的炭炉里加热,右手不断拉着风箱,火势渐旺。待银线被烧至通红时,他将银线夹出,放到木墩上继续捶打,几分钟后,银线被捶成薄薄的一片。接下来,它会被充分造型,然后对折,变成潘祖文想要的空心项圈。整个过程单调、重复,不仅需要大把力气,更需要十足的定力和耐心。

潘祖文不厌其烦的敲敲打打,始终面色泰然,眼神专注,动作有条不紊……见此情景,顿感这画面无比和谐,也终于在这一刻理解,这大概就是汪涵所说的匠人手里的“有味”吧。

……

“六十年来,于爹一直活得手里有味,做着各种各样的桶子……木工是他生活的胡琴,他咿咿呀呀地拉着,拉到靖港的水变成昏蓝,拉到心爱的姑娘去了远方……在不知不觉中,自己的孩子也大了,什么时候起用铁桶漆,没有人用生漆了……”

苗银守艺人潘祖文:老守艺人的困境

时代更迭得太快了,未来还能不能继续打首饰,潘祖文的心里也没有十足的把握。

儿子小潘转眼到了他入行的年纪,比起当年的自己,小潘似乎更加晚熟一些。

和父亲入行时的情景如出一辙。去年,在外打零工的小潘回到家乡,跟着父亲做起学徒,如今已经能打出一些简单的花样来,对潘祖文来说,也算是一种欣慰。

“学了快一年,现在喜欢上做银饰了吗?”我问。

“可以嘛。”小潘小声作答,他的性格更加内向。

……

“您有没有想过到县里、市里开个店铺,把首饰买给外地人,价格高一点。”我问潘祖文。

“想过嘛……我不知道怎么说嘛。”潘祖文想了半天,最终放弃组织语言。

事实上,很早之前潘祖文就考虑过带着儿子到城里开店,把家业做大,但无奈手里没有启动资金,一切只能停留在想法上。

站在潘祖文家门口,我一手拿着做工精美却有些粗重的银镯子,一手举着四处搜寻信号的手机,百感交集。而此时,同行者因始终链接不上网络而放弃了这场探访手艺人的直播,也正连连慨叹。

或许潘祖文所面临的困境,并不仅仅是一笔启动资金,还有一张四通八达的网络,一套创业帮扶的政策,或者更多。(一条)

苗银守艺人潘祖文:老守艺人的困境

(责任编辑:刘畅 CC002)

精彩专题

热门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