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|新闻|军事|汽车|游戏|科技|旅游|经济|娱乐|投资|文化|守艺中华|书画|红木|城市|韩流|信息|简读|俄罗斯世界杯

注册登录
当前位置:守艺中华首页 > 手艺 > 正文

守艺•人物|贡斌:为手工纸正名者(2)

2018-03-15 15:40:16    中华网  参与评论()人

说出去的话,泼出去的水。贡斌一头扎到了手工纸的行当里,埋首旧纸堆查资料,四处打听拜师父,这中间遇到了不少贵人,少走了不少弯路。王菊华、陈大川、钟阿城······他总是把这些给过他帮助的人“老师、老师”地叫着。嘴上说说不算完,他还把这些人的名字刺到了胸前和肩部,从他衣服的领口看过去,隐约可见。“话说贡斌将我名字刺在他左肩时,我不停不停地落泪……不是心疼,是恨。恨‘崔永元’三字竟然无繁体。”一向说话幽默的崔永元对贡斌的这个“习惯”也唏嘘不已。

功夫不负苦心人,贡斌做出来的纸渐渐在手工纸圈子里有了名气,找上门来“私人订制”纸张的机构和个人也就跟着多起来。2011年,贡斌开始与国家图书馆、国家博物馆、南京博物院、北京大学、中国科学技术大学、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等多家文保机构展开合作,对文献中的千年汉纸进行系统恢复和整理。2014年,国家图书馆向他们订了一批修复唐代佛经用纸。两年时间,贡斌团队从纤维层面恢复了从南北朝到唐时期的佛经用纸,完成了交付。


守艺•人物|贡斌:为手工纸正名者

价与格

“我们不叫一张,叫一枚,一枚纸。这个世界上最高品质的媒介就是我们这张纸。不信,你去查看两河流域出土的泥板,那上面到现在还有多少个字?我们再看羊皮卷到现在留下来有多少词、句、话?我们再看简牍上面有多少?绢帛?跟纸张记录的文字和文化比一比,也就知道纸的贡献到底有多大了。”在贡斌看来,纸张的重要性是怎么说都不为过的。

这些年里,贡斌不断进行新的尝试,也接受着纸张使用者提出的一个个新的挑战。就拿他们团队为国家图书馆研制出来的佛经用纸来说,“我们这两年时间里几乎把所有精力都放在这个纸的研究和制作上面,从商业的角度上,不会有人愿意花两年的时间去做那么一点纸,得到的又是很有限的钱。但是为了让大家懂得要互相尊重,明白好的纸张能够得到好的对待,我认为这样的付出是值得的。”

贡斌把手工纸的价与格关系看得很重,大部分时候都是在像这样不计实际经济回报地进行着研究,目的就是为了要给同行们做出一个标杆来,让他们看到这个行业是有机会,有前途的。“我们跟孙逊这个八零后的艺术家有着比较长期的合作,我们为他创作提供纸质材料,让他在新的材料上完成新的作品。”2016年,贡斌团队做了一张长18米的树皮布,孙逊利用这张纸创作的艺术品在纽约古根海姆博物馆进行了展览,得到了一致认同,“这张纸我们收了30万块钱,可是与我们的投入比起来,还是差了很多。”

精彩专题

热门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