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|新闻|军事|文史|政务|财经|汽车|文化|娱乐|健康|解梦|趣闻|游戏|佛学|古诗词|守艺中华|国防军事|军事APP|头条APP

注册登录
当前位置:守艺中华首页 > 手艺 > 正文

“匠心雕龙”:记传统硬木家具修复大师——王继众、王岳父子 56字节(2)

2017-12-29 16:43:55    中华网  参与评论()人

开店第一年里,王家父子是在店里做活,其时全国各地慕名找上门来的人也多,也正是从此时打下了王继众老爷子、王家父子在业界的名声。后因干木工活会带来的一些噪音、粉尘等问题,王家开始转到郊区租了农家院,店倒是也没退,王母每天都会去守店、接单、招待客户,而王继众与王岳两父子就主要是在农家院那边进行劳作了。然好景不长,王家的店面也就维持了这两年。一来古典硬木家具传统修复一直以来也没有形成过一个稳定、规范的客源市场,活计也总是一月有、下月就没的。王岳如今谈及当年的情形、也无不感慨,“那几年我们真是挺危的、挣钱特别难,谁都知道我爸干活好,可就是不给钱、还拼命砸价。而且还天天有人找我爸喝酒,酒喝完了就白干活。市场还老涨摊费,产出收入实在支撑不了店面的房租。”03年非典的时候,王家的店也就正式给退掉了,从此王家人便开始了到处奔波的生活。

王家的家具修复店关张后,就转到了在郊区租用的农家院,一应生活用度、劳作工具也都搬了过去,并把自己位于潘家园附近的正经住房也出租了,用以补贴在外开办工作室的房租。就这样,王家人开启了长达10年之久的工作室和家庭一体化的生活,然而这样的生活却也是动荡的,或是遇到郊区整改、市区规划,可谓是拆迁一次搬一次,从三环、四环、五环、六环,在这十多年的时间里、王家人搬了7、8次家。

前年王家为了改善老爷子的生活条件,结束了总是动荡、搬迁在外居住的生活,把自个家的房子停止出租、全家人搬了回去住,工作室也开在了自个家里。其实、这个所谓的“工作室”也是并不存在的,在正经居民小区里住着,更不可能进行大型的木工操作,噪音、粉尘也都是问题。然王家人有感于王老爷子身体状况,对于其操持了一生的家具修复技艺的传播与推广更是迫切。今年,凝结了王家父子毕生心血的著作《硬木家具传统修复技法》已出版,而早在2015年的时候,王岳就已被评为“朝阳区非遗明清硬木家具传承人”,次年、王继众、王岳又相应被评为“中华木作师”、“中华高级木作师”称号。是不是总该能有个自己的工作室了吧?这是王家人的心声和夙愿…为此,王母多次找过朝阳区、以及住地社区申请开办一个正式的工作室,政策上的确是有扶持与倾斜的,但又总是遇到北京市整治“穿墙打洞”、拆除违章建筑等一系列措施,因而实际情况是像木作工作室此类的建筑空间、恐怕真的是很难被批下来。说道于此,王老爷子却是豁达,大手一挥:“这是政府的整改措施、也是咱北京的大好形势,我们应该理解、支持。”这是一个老北京人的“局气”,然而古典硬木家具传统修复技艺、以及王家人的工作室,它们的未来又在哪里了?


“匠心雕龙”:记传统硬木家具修复大师——王继众、王岳父子

精工细作

“天下从事者,不可以无法仪(度)。虽至百工从事者,亦皆有法。百工为方以矩,为圜以规,直以绳,正以悬,无巧工不巧工,皆以此五者为法。故百工从事,皆有法度。”《墨子·法仪篇》

俗话说:“没有规矩,不成方圆。”规与矩亦正是木工的标尺所在,旧时木工作业格外讲求制式、法度。端看王老爷子,虽是古典硬木家具传统修复之大家,可家里的陈设倒真没有几样古典家具。谈笑间询问老爷子,老爷子大手一挥:“就现在新工的那些家什啊,看不上。”说起来王家离潘家园近,倒还真是极少去。还是有一次,一朋友邀请王老爷子帮着去挑选几件红木家具,去了一回、掌上几眼,看的是一个花梨木的大床榻,料是好料,但就看那工吧、怎么瞅怎么不对劲。“你瞅那床脚,腿肚子得有小桶那么粗!闺阁之物,就没有这制式的。太显粗笨,一味的为了显摆好料,反倒是浪费了,失了雅致、气度…又行至于一组顶箱大柜跟前,王老爷子更是连连摇头,“你说雕个龙吧,不是盘龙、它雕个草龙!雕个草龙,雕得好、雕得活,也是好的!可它偏偏是条死龙,眼睛半睁闭着、睡眼惺忪…瞅着这哪里是条龙啊,分明是根蝎了虎子…还是被碾死在马路牙子上,被曝晒干吧压平了的…”还不如弄了回来打磨铲平了,显着木料本色还好些呢。

“匠心雕龙”:记传统硬木家具修复大师——王继众、王岳父子

王老爷子语态幽默、生动,但却道出了如今古典家具市场以及修复技艺的一些现状与瓶颈。古典家具传统修复的技艺有着一些天生的局限性,它首先是依托于古典家具这个市场,要是连古典家具都断代、消亡了,又谈何传统修复一说了。按说王家父子所从事的此行、古典家具传统修复,应是隶属于文物修复的专业里。因而在当年王老爷子还在“龙顺成”任职时,主要承接的都是各地博物馆的古代家具修复工作,光是故宫博物院馆藏木器、人民大会堂西藏厅的陈设家具修复工作,就可堪是伴随其整个职业生涯。但是自其退休之后,此种公对公的大型修复工作,就很难落实到个人头上。虽说亦可以专家的身份受邀进驻指导,又或者是受聘于一些异地的中小型博物馆挂职,但实际上此类机遇是可遇不可求的,大面上也无法成为这个行当的发展之道。基本上,要是脱离了公家单位的背景,此门技艺也就算是少有用武之地了。而要论说起此门本来就源自民间的手艺要想扩展、传承,还是得回归、依靠于民间市场。即便是在早年间、“龙顺成”所辉煌的时代里,为个人、家庭、大宗藏家修复藏品、日用品,亦才是此门技艺所针对的主要业务渠道。但是随着硬木原料源头的紧缺,市场上所能够提供输入的古典家具就很有限。更重要的是,随着人们生活方式的改变,传统的中式硬木家具正在或是已经悄然退出了日用市场。

“匠心雕龙”:记传统硬木家具修复大师——王继众、王岳父子

市场确然是萎缩了,“即便是有那个钱,也没有好东西买去。”王老爷子无不感慨的说道。就算是现在平日里能找上门、拿出来给修复的堪堪些许日用器,工艺上打根里就很成问题、用到后面修都没法修。早年间,“龙顺成”出品一张凳子,验货敢让顾客从五楼上往下扔,摔坏了算厂里的、照单全赔!而今拿过来修复的一张椅子,坐上去直晃荡、拆还没法拆。一言蔽之、法度丧失了,卯榫接合不上、连用的“胶”都不对…

精彩专题

热门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