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|新闻|军事|汽车|游戏|科技|旅游|经济|娱乐|投资|文化|守艺中华|书画|紫砂|城市|韩流|信息

注册登录
当前位置:守艺中华首页 > 手艺 > 正文

守艺·人物|张彦,隐在民间的皇城砖雕匠人(2)

2018-03-30 15:34:07    中华网  参与评论()人

张彦对父亲的承诺,最后成了真。大学国画专业毕了业,张彦就回了家,专心跟父亲学起了砖雕。不管于父辈、祖辈,还是自己,在张彦看来,每代人秉承的都是世家传承的精神,不愿将祖辈们传下来的手艺流失在自己手里。

“八十年代,中国刚改革开放,大家都在发家致富忙着赚钱,我跟着父亲却在家里学砖雕技,当时北京砖雕也没人认这个。很多人都不理解,觉得我们是不务正业,说什么的人都有。”没有市场自然无收入,张彦只得靠短时给别人彩画房子,勉强维持生计后,再继续做砖雕。

(张彦在工作 摄/杨红军)

(张彦在工作 摄/杨红军)

那段困难日子里,给张彦留下印象极深的是90年除夕,那天傍晚,张彦正跟父亲埋头雕砖,忽听得窗外阵阵鞭炮声响起,经人提醒才意识到是除夕已至,想去给孩子买件衣裳,骑自行车到十几里外的镇上,跑了几家店铺,人家都关了门。“父亲和爱人看我空手回来,啥也没说。一家人只好吃了一碗手撵面条过了一个年”。

说道动情处,张彦眼眶泛红,喃喃地感慨“父亲92年离开我们,这之前没跟我过上一天好日子。”

喜逢盛世,匠心传艺

转机从99年后才开始出现,通过做室内设计结识的一些艺术家关注到张彦的北京砖雕手艺,他们除了买来一些张彦的砖雕作品装饰自己住宅,也为张彦介绍了一些客户。而后随着2005年第一次全国性的大规模非物质文化遗产普查,以及之后非遗代表性名录项目的公布,人们对北京砖雕传统文化的认识和喜爱也不断上升,北京砖雕市场逐渐好转。

(张彦砖雕作品《荷》摄/杨红军)

(张彦砖雕作品《荷》摄/杨红军)

“虽然现在也未必多好,但是至少能踏踏实实做这个事,基本生活有了保障。”张彦眉眼露着笑意。

对于市场需求,他严格遵守着父辈们传承下来的宫廷工部的雕刻技法,再根据时代审美,进行实用创新,决不一味迎合客户不正确、不合理的要求。一幅砖雕作品什么能雕、哪些不能雕、雕花的数量、花头的样式……都不容有差错。“正确选择,自己做好自己。”

(张彦砖雕作品《富贵牡丹》摄/杨红军)

(张彦砖雕作品《富贵牡丹》摄/杨红军)

近两年最让他发愁的一件事,当数授徒传艺。女儿、儿子虽然自小就接触砖雕手艺,但目前的重心仍是学业。年岁越长,张彦带徒传业的念头就越强烈,也越发理解父亲当年的心境。

只是,拜师学艺毕竟不同于世家传承,张彦觉得,二者之间最大的区别还是责任,“喜欢不能当饭吃,不少徒弟都是学了一半,经不住身边同龄人赚钱的诱惑,半途而废就放弃了。”

“我能做的就是管吃、管住,除了徒弟们每月的生活费,年终还能给家里带钱回家。为的是给他们创造安心学艺的条件环境,尽力把徒弟们留住,即便这样,每年还是会有徒弟走。”教徒弟,张彦没有保留,尽可能地强化徒弟们对北京砖雕的兴趣,他觉得这样或许能留住几个真心学艺的人。

常年的雕刻,使得其不能长时间做工,休息的空档,张彦也不闲着,耳朵下意识的听着院子里徒弟们雕砖的动静声音,“小唐,你是不是把花角凿掉了”,到院子一看,果不其然,徒弟出了错。

(张彦在高校传艺 受访者供图)

(张彦在高校传艺 受访者供图)

现在,除了带徒弟,张彦每周还会定期到小学、中学、高校里做砖雕课外教学,他自豪地拿着学生们的砖雕作品向我们展示,“北京砖雕的图案都有讲究,雕刻技法配合背后文化,孩子们很感兴趣。比如你看这个,蝙蝠和寿字组合,能有‘五福捧寿’、‘福寿延年’,麒麟与松树,雕刻而成‘麒麟卧松’,寓意好彩头……”

一到去上课的时候,他比孩子们还兴奋,看到能有小一辈、小小一辈的人喜欢北京砖雕,他觉得自己这些年的匠心坚守也有了意义,对北京砖雕的未来也多了些盼头。

(窗 摄/杨红军)

(窗 摄/杨红军)

临别时,已近黄昏,屋内光线越发变暗,一抹斜阳打在不大的窗户上,使得窗台上的一株小花格外显眼,虽孤单,但尽情的绽放,红艳似火……

(文/段颖 摄/杨红军)

(责任编辑:段颖 CC004)

精彩专题

热门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