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|新闻|军事|汽车|游戏|科技|旅游|经济|娱乐|投资|文化|守艺中华|书画|红木|城市|韩流|信息|简读|俄罗斯世界杯

注册登录
当前位置:守艺中华首页 > 手艺 > 正文

守艺·人物|张彦,隐在民间的皇城砖雕匠人(2)

2018-03-30 15:34:07    中华网  参与评论()人

张家砖雕技艺传到张彦爷爷张俊德一代时,是第四代。伴随清朝没落,皇城已没有活儿可干,张俊德晚年在大栅栏开了个字号“德明阁”,以带徒传艺、修建四合院老房子,勉强维持生计。张彦父亲张世全经历的时期则更为特殊,传艺之路也更加艰难。

“小时候刚懂事时,就记得父亲白天劳动一天,再累晚上也要摸黑躲到一个小屋里雕东西。”那时候的张彦,也就五六岁的光景,出于好奇,跟在父亲后头,从门缝里发现了父亲的“秘密”。

“只见他一手拿刀,一手扶砖,不一会儿砖上就雕出了精美的牡丹花。”在张彦的回忆里,摇曳的煤油灯光,像是给父亲周身镶上了一层金边,“他在我的心里就像个神,能把一块块青砖雕化成吉祥花鸟、珍禽瑞兽……”

这之后,张彦每晚都盼着父亲去小屋,从尾随到挤门而入,父亲开始不让进,最后也拗不过他的央求,放其进来再严加叮嘱不许向外人道,“大了之后才明白,这手艺在当时是不被允许。”

(北京砖雕《腾龙》 摄/杨红军)

(北京砖雕《腾龙》 摄/杨红军)

父亲每晚雕,张彦日日看,见其不是一时好奇,而是真的喜欢,父亲终于开口问其是否想学,“我就记得自己狠命点头,父亲回了句,‘你想学砖雕,那从现在开始,先每日把砖磨好,磨平吧’,便不再多言。”

张彦也不多问,以后每日清晨4点起床,用两块青砖蘸清水对在一起磨一个时辰到天亮,一磨就是三年,“夏天还好,冬日里真的冻手。”为了不让手冻着,细心的妈妈在他身边放上一盆热水,冻得狠了就暖一暖,然后接着磨,三九天的早上张彦袖口边磨破露出的棉花能冻上小冻挂”

直到后来,张彦才慢慢明白,父亲让其磨砖三年,手上磨的是青砖,身上磨的实则是耐心与定力。“其实每一块砖早都磨平了,就是为了让我坚持。”磨砖过关后,自是其他流程的系统学习,画稿、认刀、做工具,一点都马虎不得。

那段日子里,张彦最爱缠着父亲讲祖辈们雕砖传艺的苦难往事,一遍遍听不够。一天晚上,父亲照例坐在床边讲起旧事,讲着讲着,不由得伤感叹气“唉,你们是新时代的人了,家传的砖雕手艺看来也就只能到我这一辈了,不晓得这门手艺,还能不能传下去”,张彦立马回应父亲“爸,我给您雕”,那年,他12岁。

(北京砖雕刀式 摄/杨红军)

(北京砖雕刀式 摄/杨红军)

张彦对父亲的承诺,最后成了真。大学国画专业毕了业,张彦就回了家,专心跟父亲学起了砖雕。不管于父辈、祖辈,还是自己,在张彦看来,每代人秉承的都是世家传承的精神,不愿将祖辈们传下来的手艺流失在自己手里。

“八十年代,中国刚改革开放,大家都在发家致富忙着赚钱,我跟着父亲却在家里学砖雕技,当时北京砖雕也没人认这个。很多人都不理解,觉得我们是不务正业,说什么的人都有。”没有市场自然无收入,张彦只得靠短时给别人彩画房子,勉强维持生计后,再继续做砖雕。

(张彦在工作 摄/杨红军)

(张彦在工作 摄/杨红军)

精彩专题

热门排行